• 企业新闻
  • 返回首页 
秦安那些事儿— —工程部一行
  发布日期:2022-7-14 浏览次数:761次

— —撰稿人:陶睿

       “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”。

       五月初上,我和公司的同事领导一同出行,前往榆林工程部。

       一路上,途经每个服务区我们都会停车休憩一小会儿,出来活动活动筋骨,原以为久坐于办公椅上是很伤腰的,那日一体验便知,久坐于行车之中,身体比那还要难受。想必大家也都坐过长途坐票的火车或是长途汽车,躺也不能,卧也不可,身体上下各个关节部位甚是麻木,有些人更是出现耳鸣晕车,甚至哇哇发呕。而我们此行中最辛劳的还数市场部的冲斌和文杰两位同事了!将近九个小时都是他们二位轮换驾驶,让我们的出行变得一帆风顺。

       从西安雁塔到陕北榆林神木,方位之景不同,而乐亦无穷!三秦大地属于温带季风气候,空气较为湿润,四季分明,气候温和,雨量适中。而途经延安地界,山野草木逐渐稀疏了一些,直至近抵榆林地界,裸露的黄土显现了出来,黄土高坡之上给这里蒙上了一层荒凉而又神秘的面纱。恰恰正是这种景象,才凸显出黄土高原原有的地貌,有塬、梁、峁、沟等地理特点。


       随着我们深入榆林,临近神木之地,工业园也逐渐多了起来。尤其是这里拥有“世界七大煤田”之一的“神府煤田”,也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——神木,被誉为“中国的科威特”,还有我国陆地探明的最大整装气田也在这里。

       据《神木县志》记载“县东北杨家城,即古麟州城,相传城外东南约四十步,有松树三株,大可两三人合抱,为唐代旧物,人称神木。金以名寨,元以名县,明代尚有遗迹。”固将此地名为“神木”,倘若我有南阳刘子骥的雅致和兴趣,我定会去探究这出典。待在神木这几日中,时感丝丝凉意,如有崇山峻岭,茂林修竹之境,便可作为夏日避暑胜地,休养生息。

       去的路上,还有一件非常让我等重视和值得一听的莫过于李总给我们讲课了,他原本也是厂里的过来人,学习过,接触过很多专业性的知识,对于我而言,这无疑也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。李总能够将晦涩难懂的专业知识融会贯通,转化为生活中常见的实物,比如讲到锅炉汽机时,他随手将一旁的茶罐拿在手上,比划了起来,那一刻,他是最可爱的人,令人崇拜的好讲师。顷刻,我们成为良师益友,一起讨论学习着。

       日落余晖,照进车里,直到天际的最后一抹残红消失,远处旷野零星几盏灯光射向深蓝色的星空。晚上八点多,车子缓缓驶出高速,进入神木市,道路两旁的街灯朝我们后方驶过,一盏,三盏,五盏……恰逢一座宏伟的跨河大桥从我的头顶跨过,深入神木市中心,末了尽头,夜幕低垂,彻底地消失在无边无尽的夜空中……

       晚上九点多,我们抵达住所,卸下行李,简单地收拾了房间的床铺和杂物,我卧在客厅沙发上,与窗外的夜景相伴,渐入梦境……

       旦日,我们一行人简单地收拾行装,前往昊田项目部,沿途的车辆非常多,大都是运输原材料或成品的运输车,莫约一个多小时,我们抵达了昊田工程部,应健业和刘利文两位同事提前在厂区的门口候着我们。

       下车后,我们拿好随行携带的物品,跟随着工程部的两位同事一进入了厂区大楼,见到久违的工程部经理科总和其他几位同事,攀谈了半个小时后,李总说要带着我们市场部的几位和我一同进入厂区的生产车间,讲解和回顾着前夜的电厂知识。在生产车间讲解的确比在室内单纯借助理论和图片效果好,有着事物的配合以及李总声情并茂地讲解,并不断的指引着我们查看各种设备,在沿途学习的过程中,我也随时记录着,希望以后能够做成培训的课件以供更多的后来者学习。

       在这其中,也不乏要感谢科总、应健业、刘利文、时伟、刘彬等工程部的同事们,帮助我们展示汽轮机、发电机、旋风分离器、汽包、省煤器、除氧器等等工业设备,让我大为观止,感叹工业的力量,心中不禁得为之震撼!

       随后,在昊田项目中我和市场部的浩翔在项目待了十天。一来是再熟悉熟悉厂区的工作原理,二来是体会工程项目的环境,更多的和项目的同事能够相处相处。在这十天里,应工和刘工带着我们俩实地查看学习其他的设备,并且在闲暇之余,我们和工程部的同事们有说有笑,乐趣横生,为工作之余增添了几分惬意。

       但时间说快也快,转眼间十天就这样过去了,在临走之时,我们与工程部的同事们互相道别,惜别而去!

       再次回想,我们工程部能够这么多可爱、可敬而又热心的同事,何愁不可强大?

       我坚信,在工程部日积月累,脚踏实地的成长中,工程部会用一流的心智打造出一流的技术,为我们蒸蒸日上的事业打下更加坚实的基础!